内容字号:默认大号超大号

段落设置:段首缩进取消段首缩进

字体设置: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

北宗谜案:为一烟花女子赎身惹出连环案,四人关系异常,公案细解

2021年04月08日 09:18 来源:未知 人气: 手机版

600259广晟有色,aero peek,中国装修网

01

北宋徽宗年间,河南洛阳城外十里处,有一县,县城中一张姓大家,家道富实,积粮无数。张家主翁名张岑,年约四十,妻子亡故两载。

张岑与妻婚配尚早,以至先后生下二子皆不满周岁夭折,后又生一小女,也曾体弱多病,好在上天垂怜,得以存活,止今已有十六岁矣。

小女名唤美娘,张岑待其如珍宝无异。美娘自幼受教,女红礼仪无不精通,虽无绝世容颜,但却持家贤良。眼见小女成人,已到成婚之时,本县多家闻风,无不前来提亲。张岑择婿严格,筛至末段,唯留一赵家公子,赵石,可入法眼。

赵家名门,世代为官,赵石相貌亦算不错,张岑允诺其二人成婚。婚事热闹自不必说,婚后生活也算安稳。

自小女成婚之后,张岑便独守家资度日,每日闲逛于街市。

转眼二年后的一日,张岑谓管家照顾门庭,只身上街闲逛,行不多远,见一外乡熟客闵全向其挥手,二人久不得见,便寻一酒坊饮酒叙旧。张岑问道:“久不见贤弟来往生意,可让为兄好生惦念,今来故地,不知停留几许?”

“兄不闻我家事,乃贱内新亡之累,教我受牵不得远行,故而缚家许久。”

张岑急忙施礼,口称有罪。闵全则制其手称:“此为人间常事,兄不必自责。而今前来一则收拾旧易,二则授高堂之意,再续一妾,以辅家中繁务。”

“弟若有意,何不予近处择一良家女子,怎来此寻?”

“恐兄有不知,往日来此生意,便留意一女子久矣。我此番寻兄,实则有意烦请出面说合。”

“弟有千资,只需差一媒人前往说合便了,何须我来充其之职。”

“我道此女,非一般良家,乃百花阁头名红嫣是也。往时得遇此女,晓知其家世,我有心为其赎身,只是不得其中关系。兄为本地乡绅,行事定然妥当。”

“我亦有耳闻,知那红嫣女子貌比天仙。倘弟真有此心,为兄当竭力相帮。”言罢,二人谈笑饮酒至傍晚,方才各自离去。



>

张岑虽为富家门主,常日却少往烟花柳巷,然允人之事,自当尽力。又一日天晚时,张岑来至百花阁处。见街道清闲,除此间外,铺面无一不歇业,以至百花阁灯火分外惹眼。

张岑入内,寻得百花阁主家后询问,怎奈那主家却称无谈银钱多少,只是不予红嫣赎身,任尔乃乡绅或官家,此事定然不允。张岑此刻方知,如一般女子,怎来烦他从中斡旋。张岑谓主家道:“既此事不成,可否容我与那红嫣女子一见?”

主家说:“我处无分贵贱,您张官人大名,我等小人岂能不识?只消使钱,我便吩咐红嫣服侍官人则了。”如此,张岑如愿得见红嫣一面。

二人于闺房内相见,张岑被其倾城之貌所惊,久不能言。少顷,红嫣唤官人落座,张岑才得以回神。

那红嫣乃风尘女子,虽有沉鱼之美,却难道命运折磨。然张岑贵为富首,乃知斥钱与之,便得良宵,却又深知受人所托来此,故而只言其中之事。

红嫣晓其来意后嘤嘤哭泣道:“我原为山东历城一良家女子,迫于无奈流落至此,若得官人赎身,妾自当与之终老。但闻主家不允为我赎身,直教妾无良策可对。”

张岑也知其中难事,而今只好如实将事实告知闵全知道。闵全知其实后,也只好作罢。

待其离去许久,张岑每每于百花阁处行过,心头便浮现那红嫣女子之容。

一日又至,张岑将身来至百花阁,旨在求与红嫣相见。然此番却与前日不同,主家闻得张岑要求,摇头叹气道:“官人不知,倘若此前许了您之意,尚不得此结果,如今红嫣每日以死相邀,不来见客,怕是官人不能如愿矣。”

张岑付其一钱,来至红嫣房门处说道:“小娘可在?张某前日与你有一面之见,今日又来探望,实无他意。”

本文地址: http://www.ddzzd.com/jiankangyangsheng/3026645.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!

下一篇:没有了

上一篇:如果在城市里想养一条狗,那就养一条哈弗大狗吧

分享给小伙伴们:
本文标签:二人 官人 知县 赎身 管家

相关文章

发表评论愿您的每句评论,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,带来共鸣,带来思索,带来快乐。

签名: 验证码:

评论列表

    Copyright © 2018 大众新闻网 - 大众关心的新闻资讯 版权所有 手机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