内容字号:默认大号超大号

段落设置:段首缩进取消段首缩进

字体设置: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

2019年市场操作逾百次 央行助推实体经济入春

2020年01月14日 17:08 来源:未知 人气: 手机版

迪丽热巴的脱身照片,教授楼顶盖别墅,中国vs西班牙

原标题:2019年市场操作逾百次 央行助推实体经济入春

2019年中国宏观经济、金融体系经历了不平凡一年:国内经济新动力不足、CPI高企、金融风险逐渐暴露,监管层面临着两难境地。作为逆周期调节的重要抓手,货币政策无时无刻不在为中国经济的稳定前行保驾护航,既要打破刚性兑付、又要防范系统性风险;既要打击资金空转,又要降低中小企业融资成本。

99次的逆回购投放、16次MLF和TMLF投放、三次降准、LPR改革以及随之而来的利率“小碎步”下行,勾勒出央行在2019年从资金的“量”“价”两端着手,通过扩大流动性投放平抑流动性分层问题,降低融资利率缓解中小微企业“资金困境”的忙碌身影。

“经济有下行压力,需要金融体系从供给侧给更多实体经济支持,需要金融机构尤其是商业银行比较强的信贷投放能力。”交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连平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指出,2019年的降准很大程度表明了央行逆周期调节对于“度”的把握。“如果央行大部分时间都保持当前这种调控风格,货币市场利率中枢水平可能依旧相对平稳,且相对于短端利率,长端利率可能回落更加明显。”

以“量”保平稳

回顾过去一年,每当出现货币流动性波动时,央行的积极投放总是让市场平安迈过流动性缺口。从央行呵护流动性的角度来看,2019年先后共3次降准,大多指向由于季节变动而产生的流动性缺口:1月分两次实施的全面降准指向的是由于1月缴税和春节而带来流动性缺口,5月开始的定向降准与9月开始的“全面+定向”降准,指向的则是即将到来的税期以及银行季末考察期。

但结合易纲的表态来看,降准并非单单指向流动性缺口,更在于以“量”着手,通过提供长期资金来服务实体经济。去年开年伊始,央行行长易纲明确指出要“用好信贷、债券、股权‘三支箭’,支持民企融资纾困”。

在2018年“去杠杆“的大背景下,信贷供给是制约信贷数据上涨的核心因素。但在经济下行压力开始显现下,政策自2018年年中的政治局会议后出现明显放松。而2019年1月的全面降准,更是自2016年2月以来的第一次,成为政策转向的显著标志。

在降准落地之后,由于信贷的供给量出现回暖,企业前期积压下来的信贷需求得到满足,社融增速在2019年上半年出现反弹,并在6月创下11%增速的年内高位。

在此之后,央行5月公布的定向降准,更多意在缓解银行间流动性分层问题。

“在过去,‘同业刚兑’几乎是银行业的信仰,但包商事件后,同业刚兑预期打破,同业存单信用出现分化。”珠三角某国有四大行地区负责人告诉时代周报记者,当时不少从业者“三观”受到严重冲击,一部分机构甚至对一些信用等级相对较低的中小银行“一刀切”。

这种忧虑情绪在包商银行被接管后愈加发酵:自5月24日包商被接管宣布后,同业存单发行规模受到明显影响。5月20―24日,同业存单发行成功率平均维持在85%左右,但自5月27日起,连续多个交易日发行成功率跌破60%。

为此,央行公开市场操作力度明显加大:从5月24日到6月30日,央行共18次通过公开市场操作投放流动性,并通过超额续作MLF、增加再贴现额度、定向SLF、拓宽合格抵押品范围等一系列操作,对冲短期流动性风险。

以“价”促需求

如果“量”是为了让宏观经济行稳,那么“价”则是让宏观经济致远的关键。货币政策经历了由“去杠杆”转向边际宽松之后,社融增速却未能在下半年有所突破,也反映出信贷供给并不是制约社会融资的关键因素,需求的疲弱已经成为主要矛盾。

在需求疲弱的大背景下,再从“量”上做文章作用是十分有限的,只有在“价”上做文章。

自1993年起持续推进的利率市场化改革就此开始了“最后一公里”的征程。2019年7月的利率市场化改革是去年最浓墨重彩的一笔。彼时,由于货币传导机制并未通畅,多项宽松政策效果并没有如预期一样影响实体经济。而已经进行多年的利率市场化改革来到“最后一公里”—实现利率并轨以及实现最后报价的市场化。

本文地址: http://www.ddzzd.com/shehuiwanxiang/1341377.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!

下一篇:阅文遭凯雷清仓:一年套现近26亿港元 腾讯仍为大股东

上一篇:2020款宾利添越 震撼来袭天津现车随时提

分享给小伙伴们:
本文标签:央行 利率 流动性 下行 信贷

相关文章

发表评论愿您的每句评论,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,带来共鸣,带来思索,带来快乐。

签名: 验证码:

评论列表

    Copyright © 2018 大众新闻网 - 大众关心的新闻资讯 版权所有 手机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