内容字号:默认大号超大号

段落设置:段首缩进取消段首缩进

字体设置: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

《我的姐姐》——“樊胜美”们的牺牲与出路

2021年04月08日 09:12 来源:未知 人气: 手机版

4466k,贝赫拉米,泊头贴吧

#《我的姐姐》票房#《我的姐姐》成为清明档的黑马电影,也带给观众诸多感触与思索。


>

安然与弟弟

张子枫饰演的姐姐安然,以及朱媛媛饰演的姑妈,再次诠释了“樊胜美”、“苏明玉”在重男轻女的多子家庭绝非个例。

姑妈本在俄罗斯做生意,但为了照顾弟媳,她放弃了自己的梦想。从她记事起,母亲“凡事都是紧着儿子的”,而她则要做出妥协与牺牲。姑妈这样“扶弟魔”式姐姐在现实生活中并不少见,她们似乎从小就被灌输着要让着弟弟,帮助弟弟: 弟弟条件不好,你要帮他;你是姐姐,牺牲点儿无所谓;房产最后是弟弟的,你不能抢

朱媛媛在介绍角色时提到:“我是姑妈,也是姐姐。”女性被各种身份所界定与绑架,似乎人们忘记了,女性首先应该是她自己。


>

姑妈亦是姐姐

如果说姑妈代表的是60、70后的女性与姐姐,安然则体现了90后的女性与姐姐。一方面,她们仍无法摆脱性格偏见、道德与传统压力;另一方面,较之她们的祖辈、母亲一辈,她们有了更多的勇气去反抗,去抗争。


>

从小不被父母待见的安然

安然,从小便生活在父母的性格偏见中,为了生二胎,她甚至被父母“残疾”化。她鲜少得到父母的关心、疼爱与认可,这使得她过早将自己包裹起来,用看似坚硬和独立的外壳抵挡来自外界的恶意和伤害:“一个从小不在父母身边长大的女孩子,当她被欺负时候,她打的赢要打,打不赢也要打。”

她一直努力地证明自己,证明作为女孩的她同样优秀:“我那么努力地生活,是希望有一天站到爸爸妈妈面前的时候,你们能说一句,我女儿还是不错的。”这里面有不甘,也有她的骄傲和坚持。但她的心愿因父母的意外离世成为了永远的遗憾。


>

父母离世后,弟弟成为安然不得不面对的选择

父母离世后,本该继续求学、追求理想的她,除了承受着失去的痛苦外,还遭遇着来自七大姑八大姨的道德绑架: 你是姐姐,长姐如母,你就该承担起养育弟弟的职责,你就该牺牲自己的理想 陷入纠结与痛苦的不只是安然,也包括感同身受的观众。亲情没错,但亲情不该建立在一方一味地牺牲之上。


>

安然与弟弟

“我的人生不是只有你一个人啊。”

“姐姐,可是我只有你了。”

个人理想与亲情责任,成为安然不得不做出的选择。影片没有完全置于现实的残酷与窒息中,而是给予了一抹治愈的色彩与希望。安然与弟弟从水火不容到互相体谅、互相依赖,他们治愈着彼此,也温暖着彼此。

本文地址: http://www.ddzzd.com/tiyuyundong/3026587.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!

下一篇:悦生活悦美好丨新南浔孔雀城把好品质第一关

上一篇:故事:妻子刚去世,财主娶丫环做填房,几天后突然传来继母的惨叫

分享给小伙伴们:
本文标签:安然 姐姐 弟弟 姑妈 父母

相关文章

发表评论愿您的每句评论,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,带来共鸣,带来思索,带来快乐。

签名: 验证码:

评论列表

    Copyright © 2018 大众新闻网 - 大众关心的新闻资讯 版权所有 手机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