内容字号:默认大号超大号

段落设置:段首缩进取消段首缩进

字体设置: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

【人物传奇】张绍增砸狱出牢笼(四)

2019年08月01日 04:05 来源:未知 人气: 手机版

沈阳到昆明机票,电脑分辨率,铁马寻桥国语

天黑的时候,乘站岗的敌人去吃晚版的机会,他悄悄向大家说了说和“老八路”的接头情况。难友们听了,精神非常振奋,个个磨拳擦掌。
在石家庄的日本监狱里,犯人们别说盖被褥,就连蓆子也没有,全是就地和衣睡觉,头枕砖头。要砸狱,砖头是他们的唯一武器。
农历三月十五日的晚上,张绍增等人早早躺倒装病、装睡,心里燃烧着急速跳动的火焰,夜里时刻倾听着东堂屋的动静,渴望马上听到砸门声,但他们一直听到鸡叫三遍,也没听到东堂屋有任何响动。
东堂屋出了什么事?为什么不行动?这些疑问,牵肠挂肚,揪人心肝!
天一亮,张绍增就跑到厕所“泻肚”,在厕所里等来了“老八路”。“老八路”说:“谁还不愿意逃出牢笼?就是没人敢和我一块砸门。都怕跑不了白送性命,我也快急死呀!”
张绍增说:“你们不先砸门,我们先砸门!还按原来的计划行动,今天夜里砸狱逃跑。你回到屋里千万要向难友们说说,今天夜里一定要和我们一块跑出去!”“老八路”连连点头,答应照办。
张绍增从厕所慢慢出来,浑身颤抖着两手扶墙往屋走。走到东屋门外,“噗通”跌倒在地,闭着两眼,不动了。把门站岗的伪军看了看,说:“快起来,快起来往屋走!”张绍增一动不动。霍保善慌忙走到门口,说:“病得昏过去了,把他抬到屋里吧?”伪军说:“快出来几个人,把他抬进去!”
出来三四个难友,把张绍增抬进了屋。一见张绍增昏迷过去了,难友们都很惊慌。霍保善向大家暗中使了个眼色,难友们这才不但不担心了,反而七嘴八舌地议论说:“一天吃一个小黑豆面饼子,又喝的是凉水,再加上天天泻肚,不死才怪哩……”
停了半天,张绍增暗中向难友们比划,意思是说:他又和“老八路”接了头,因为他那个屋里的人胆小,没人敢帮“老八路”一同砸门,所以昨天夜里没有行动。又说定了,今天夜里咱们先砸门,还接原先的计划干!
农历三月十六日晚上,张绍增和霍保善慢慢走到屋门后面,从门缝里往外观看,等站岗的伪军离开时,他俩人一人扣着一个门转轴,试探着往起端了端。突然门锁和门铃叮当当乱响。他俩人赶紧退到原先各自的位置躺下。门铃门锁的响声惊动了西屋的敌人,马上跑来五六个伪军,开门进来,大声骂道:“他妈的谁开门来!你们还想跑吗?!”
李小牛说:“我光泻肚,要去解手,动了动门铃,等你们人来了我好向你们报告去解手呀。”
张绍增呻吟着说:“我们泻肚泻得都顾不得命了,谁还跑得动呀……”
伪军班长说:“实话向你们说了吧,别说你们跑不出这个院子,就是跑出这个院子了,外面一步一岗,时刻巡逻,你们也是跑不出石家庄的!谁不想活了?往外跑跑试试看!”
他们连糊带吓地训了一通话,又回西屋值班室去了。
十六日的夜晚,月光如昼。张绍增和东屋的难友们,每人都抓起了各自所枕的大砖。张绍增说:“我和霍保善往起端门转轴,贾光连、齐二狗往里拉门,打开门后,李小牛、李运兴去把死大门;霍保善领贾光连、齐二狗去砸警长室;我出门先打两个站岗的;下余的人一齐去砸西屋的敌人。咱们是死是活就在今夜了!”
他走到门旁,从门缝往外观看,只见月光如水,两个岗哨在院里漫步游动,西屋和警长室全无灯光,他扭回头来一摆手,向大家小声说出一个字:“拼!”
说罢,他和霍保善都抓住了门转轴,贾光连、齐二狗也托住了门扇底帮,说了声:“开”!东屋牢门“咣当”一声倒在地上,突然从东屋冲出二十三个勇士,各人冲向各个预定的目标。两个站岗的被惊呆了,还没等他俩醒过腔来,张绍增拳脚齐出,就把他们打翻在地,并夺枪到手了。两个岗哨连求饶命,张绍增向他俩说了声:“别动!”又飞身冲进西屋,抡起枪托,把电话机砸了个稀巴烂。冲进西屋的十几个难友,用砖砸得在被窝里的八个伪军,个个用被子裹头,齐求饶命,张绍增大声说:“中国人不打中国人!只要你们不动,就不要你们的命!”说罢又飞身冲进西堂屋,只见日本警长光着屁股,倒在地上的血泊里。那个和警长鬼混的女人,正往床下瞎拱……
张绍增从西堂房出来,急跑到东堂屋门口,大声说:“咱们胜利了!快砸门出来往外跑!”

本文地址: http://www.ddzzd.com/tiyuyundong/940975.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!

下一篇:在中美间捡便宜?刚刚,越南发布重要数据,特朗普这回得“眼红”

上一篇:东航五星机长张微微:从空军试飞员到大型客机机长 – 中国民用航空网

分享给小伙伴们:
本文标签:难友 伪军 八路 泻肚 堂屋

相关文章

发表评论愿您的每句评论,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,带来共鸣,带来思索,带来快乐。

签名: 验证码:

评论列表

    Copyright © 2018 大众新闻网 - 大众关心的新闻资讯 版权所有 手机版